我的爸爸:53岁拿到大专文凭73岁零基础学英语

发布日期:2021-11-07 08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他15岁辍学,17岁参军。51岁参加人大自考,53岁取得法律专业大专文凭,54岁通过全国司法考试。61岁从国家机关退休,62岁正式踏上执业律师之路。72岁,再次退休。73岁开始学英语,因为英语学得好,上过北京电台、北京电视台、CCTV录英文节目,哈佛心理学研究老年人学习的项目来北京专门研究过他。

  今年,他和一群朋友去五台山旅游,他一一指出告示牌上的英文错误,工作人员拿小本本认线岁,惜别校园

  老爸出生在湖南省常德市澧县的一户普通农家。家境贫苦,读完初三上学期就辍学了,惜别校园时只有15岁。

  17岁因想参加抗美援朝报名参军,从广州军区入伍,成为南下四野八纵45军158师(后改为公安十师)的一名解放军战士。

  后因组建海军舰艇研究院调入北京工作,海军舰艇研究院(国防部第七研究院,简称七院)就是现在的中国舰船研究院。

  中国海军之父、航母之父(那时是中将)是该院的首任院长,老爸曾是他的秘书。1965年6月1日,七院集体转业。后来老爸先后在该院的政策法规处,纪检监察处担任处长。

  在工作中,常要用到法律知识,初中未毕业的老爸虽常常看书学习,但仍感到法律知识不系统、缺少专业度。

  于是,他开始参加人民大学法律专业的自考。自考对于早已过了智力高峰的中年人来说,是一件极具挑战的事。

  他不但所有学科一次性通过考过,成绩还很优异,每学期都是自考班上少数能获得奖学金的学生之一。通过两年的努力,在他53岁时得到人民大学法律专业的大专学历。这个“超龄大学生”,成为激励自考班上众多年轻同学的榜样。

  那时的中国舰船研究院在全国各地有近30个研究所,他因要全国巡检工作,常年在各地出差,工作颇为繁重和颠簸。

  54岁那年,他再次有机会进入课堂,“中央政法管理干部培训班”举办为期半年的培训。在脱产学习的这半年里,他再次抓住点滴时间认真复习,一举通过司法考试,拿到律师从业资格证书。

  这个班来自全国的学员约500人,通过司法考试的不过20多人。那时的司法考试的通过率与现在差不多,都是5%左右。这些学员大多在单位从事法律相关工作,其中也有法官、律师,他不光是这500人中通过司法考试年龄最大的考生,也是当年全国通过司法考试年龄最大的考生。

  1996年,62岁的老爸应聘到中山市的广东翔宇律师事务所,成了一名律师。60多岁的年龄,在一个陌生的城市,从零开始,硬是闯下一片天地。

  老爸的律师生涯开始并不顺利,毕竟60多岁了,进入一个全新的行业。他非常注意从有经验的同业身上学习,在实际工作中遇到困难,虚心地向比他小三四十岁的青年律师请教。

  一个年轻人因抢劫、强奸女孩、在女孩阴道注射辣椒水等犯罪事实,被判处死刑。当年,曾因这个年轻人手段极其残忍、后果极其严重,在中山引起不小的轰动,因此法院下定决心要办成铁案,要判他死刑。

  法院将罪犯的年龄认定为18岁,一审判决为死刑。罪犯的父母是一对老实巴交的农民,他们找到老爸,希望为他儿子“翻案”,原因是他的儿子只有16岁而不是18岁,这个量刑对于一个未成年人过重。

  老爸到罪犯的乡下老家暗自走访乡邻、派出所、爱侨护侨 广东化州市外侨局谋划新一年侨务,出生的医院,调出他的出生原始资料和其它证据。经多方核实,确定年龄为16岁,罪犯父母的说法属实。

  老爸顶着舆论压力,零代理费接下了这起刑事案件。再次开庭时,法院的人说,“你若出示的是不实证据,你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!”

  法律出函去调查,调查结果与出示的年龄证据相符,后来法官又亲自到罪犯家乡调查。最终法院采信了这一证据,罪犯改判无期徒刑。

  老爸从62岁到72岁,在广东翔宇律师事务所工作十年。为当事人在二审、三审中成功无罪辩护,纠正了多起量刑不当的案件。

  由于香港与广东距离较近,老爸的名气漂洋过海了。香港《大公报》曾经多次刊登报导他代理的案件的文章。

  2006年,奥运村社区举办“为奥运学英语”的学习班,ABC都念不出来的他,报名参加学习。

  我问他学英语的原动力是什么?他说“当初是为了打发时间。没想到,一学就上瘾了。兴趣是最好的动力。”

  从此,学习英语成为他生活中的工作,听录音带、上课、参加活动,每天安排得井井有条。

  他一学就是14年,非英语专业的普通大学毕业生未必能达到他的水平。2012年,北京市人民广播电台外语台“名师在线”栏目请他当嘉宾,他全程用英语与主持人应答自如。

  CCTV教育台也请他做过节目。北京市团结湖外语协会举办的“我的梦,中国梦”的英语演讲比赛中,他以“80后”的高龄参赛,获得了二等奖。

  “80后”的老爸,每周挤公交车去上两次英语课,上午在家在线学英语,下午坐公交去游泳馆游泳1小时,每周参加一次合唱排练,另外,常安排旅游活动。

  前几天,中山的亲戚来京聚会。聚会是晚上九点结束,他自己坐公交回家。分开后,我有点后悔,念叨应该打个车。我先生说,你错了,人不是以年龄来衡量的,而是以状态。他觉得行就是行,他认为可以就是可以,不用把他假设成需要照顾的弱者。

  作者简介:刘萍,威尔心理咨询(北京)工作室 心理咨询师,喜树云课堂视觉笔记老师,北京大学心理学学士,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。

  原标题:《我的爸爸:53岁拿到大专文凭,62岁踏上执业律师之路,73岁零基础学英语》www.ajkq.com.cn